密碼:
您的位置> 首頁->文化頻道->書庫

老舍小說《四世同堂》完璧

來源: 文匯報作者: 日期:16.11.24 [發表評論]
字體大小:  【打印
中國電力新聞網數據庫 用戶名:
密碼:

  祁老人的圓熟溫和、天佑的老實沉默、瑞宣的儒雅掙扎、錢詩人的錚錚鐵骨……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經典巨作 《四世同堂》 是著名作家老舍最具代表性的長篇小說,但很多人并不知道,長時間以來我們看到的 《四世同堂》 是殘本———其中第三部 《饑荒》中多段內容是根據美國出版社“改造”過的英文版返譯成中文的。昨天有消息披露,近70年前的 《四世同堂》 遺失英譯原稿已被找齊并譯出,最后16章未發表佚稿將刊發于2017年第1期《收獲》,約50頁10.7萬字。

  明年2月,全新版本 《四世同堂》將由活字文化策劃推出,這一新版本不僅增補了第三部的最后16章,而且第一部 《惶惑》、第二部 《偷生》 也以1946年初版時的版本為底本,盡力完整再現老舍名著原貌。在文學評論界看來,這將是老舍的巨著第一次真正以本原面目示人,有助于研究者得窺全豹。不少小說人物的走向也將浮出水面,比如第三部中那個讓讀者牽腸掛肚的小妞子,最終等來了怎樣的遭遇?

  穿過歲月漫長的等待,《四世同堂》 的命運終于迎來柳暗花明的反轉。

  于中國散佚不知所蹤,在美國找齊《饑荒》英文全譯稿

  很長一段時間,老舍 《饑荒》 手稿散佚,幸運的是,上海譯文出版社副社長趙武平近年多次去美國調研,找到了老舍和英譯者浦愛德女士合作翻譯的全部 《四世同堂》 英譯稿。他告訴記者,在哈佛大學施萊辛格圖書館編號為MC465的11盒浦愛德檔案里,整整齊齊碼著 《四世同堂》 的全部英文打印稿,分組裝在30個乳黃色文件夾里。由老舍本人口誦、浦愛德女士筆譯的 《四世同堂》 全貌終于亮相,其中就包括了完整的 《饑荒》 譯稿,由老舍寫于1946至1949年。

  小說 《四世同堂》 的情節很多讀者并不陌生,在盧溝橋事變爆發、北平淪陷的時代背景下,以小羊圈胡同住戶為代表的各色群體歷經榮辱浮沉、生死存亡。全書分 《惶惑》 《偷生》《饑荒》 三部。《惶惑》 最初連載于1944年11月至1945年9月重慶 《掃蕩報》,《偷生》 最初連載于1945年重慶 《世界日報》,1946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。《饑荒》 最初連載于1950年 《小說》,至第20段中止,老舍生前未出版。1981年,在美國人艾達·普魯伊特翻譯的 《四世同堂》 英譯本 《黃色風暴》 中,發現了經過縮略處理的 《四世同堂》 最后13段,由馬小彌轉譯為中文后,發表于1982年第2期 《十月》 雜志。

  但這并不是老舍的原稿,而是經過美國出版社和編輯“動手術”和大量刪減后的節選本和刪改本。趙武平發現,當年英文編輯的肢解手段頗為粗暴,有時是直接刪去章節,比如老舍原著的第27章、36章全部被剔除。有時是刪節合并,比如將原稿第23、24兩章合并為一章。還有第三種方法最可怕,就是將不同內容和情節重新并列組合,把不同的人、事篡改成另外的內容和情節,甚至對人名都進行了改變,難免張冠李戴。

  從目前新發現并譯出的后16章來看,第21章 《老三和美弟》 延續了此前的故事,第36章 《錢先生的悔過書》 實則是老舍對當時中日關系發表的一篇檄文。

  復原京味猶如古代文物建筑修繕,需修舊如舊

  胡絜青、舒乙曾在 《破鏡重圓———記 <四世同堂> 結尾的丟失和英文縮寫本的復譯》 一文中曾設想:《四世同堂》 的結尾,由英文節譯本中找回來了,繞了一個復雜的大圈,先“中”再“英”又“中”。……不久的將來,可能會出現一種新的 《四世同堂》 版本,它既包括目前出版的最全的中文單行本的全文,即按老舍中文手稿排印的前87段,也包括由英文節譯本轉譯回來的后13段,全書共100段,正好是老舍原來計劃和實際完成的100段。

  如今,即將發表的新譯稿,使得老舍的原作達到了103段,“雖然不是老舍原計劃的篇幅,但我也衷心祈望,這個本子能讓新一代的年輕讀者,更進一步接近老舍的原作。”趙武平說,此前,國內流行的依據哈考特英文版翻譯出來的內容顯然有違老舍原意的。但可惜的是,它卻似乎又是《四世同堂》 唯一能夠找到并補足故事的依據,是個聊勝于無的選擇。比如,哈考特版刪去譯稿第33章中,劉太太在勝利日回到小羊圈,所碰到的悲欣交集場面,讓人物故事的完整性受到嚴重傷害,大大削弱作品的感人力量,同時也讓讀者失去機會,無法得知這個鄉下婦女在迎接勝利的時刻,發出了怎樣由衷而良善的祈望。

  而在即將出爐的 《饑荒》 譯稿第33章 《勝利》 中,有如下細致入微的刻畫:“劉太太的確高興,因為又能和丈夫團圓了。七八年來,她沒有給丈夫丟臉。她受苦受累,在許多地方遇到危險,可她還是她,沒有變成一個惡的女人。戰爭讓她受罪,但也提高她的能力。她感到的確應當自傲。是的,她必須快跑回家,洗一洗臉,改變形像,等候丈夫歸來。丈夫會回來嗎? 一定會的。假若戰爭沒把她餓死,戰爭也不會傷害她的丈夫。”

  有人說,翻譯老舍不管是“復譯”還是“回譯”,猶如從事古代文物建筑修繕,需要修舊如舊,移步隨形,不可擅越雷池,要盡可能仿照老舍最擅長的老北京方言俚語,和習慣語言表達,保留其余韻裊裊的京味。為此,趙武平整理出“老舍詞匯表”,“咬著牙說”而不用“咬牙切齒”“忍受苦痛”而不用“含辛茹苦”等,努力還原原著的語言風格。

責任編輯:廖紅興  投稿郵箱:網上投稿

附件:

  【稿件聲明】凡來源出自中國電力新聞網的稿件,版權均歸中國電力新聞網所有。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,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,請登錄網站:http://www.vmfbyi.live

今日焦點

數據中心

基層一句話新聞

Copyright© 2001-2013 中國電力新聞網 版權所有

本網站所刊登的《中國電力報》、《中國電業》上的新聞,版權歸中國電力報社所有。未經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批準中國電力新聞網登載新聞業務的函:國新辦發函[2000]232號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》 編號:京ICP證090268號 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567

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 編號:1012006026

排列五开奖号码